巨人网络,只剩征途?


斑马消费 任建新

在资本运作上屡战屡败的巨人网络(002558.SZ),终于决心回到自己的核心业务上来。

10月21日,巨人网络征途团队宣布,将向2023届大学毕业生开放近百个校招岗位,包括策划、美术、测试等,覆盖项目包括在研新手游《原始征途》、前沿孵化项目,以及传统手游《征途2》,端游《征途》、《征途2》等。

在研发仅有千人规模的巨人网络,单个团队一次性校招近百人,可见公司对《征途》系列产品的重视。不仅如此,近日有消息指出,“退休”多年的史玉柱,当起了《原始征途》的产品经理,亲自指导这款产品的改进。

史玉柱,对近30年商业史略有了解的人,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。

作为浙大数学系、深圳大学软件学的高材生,史玉柱1991年创立巨人,推出M-6403汉卡,赌博式地到《计算机世界》打广告,仅用几个月就成为百万富翁。

然而,膨胀的巨人大厦计划,让公司陷入流动性危机,实质性破产。

2000年前后,脑白金在洗脑式广告的威力下,席卷大江南北,史玉柱用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,又杀回来了。

2001年盛大游戏引进《传奇》,成为中国网游发展史的开端。史玉柱,也是这款产品的早期深度玩家之一。

在《传奇》的“刺激”下,史玉柱推出了《征途》。这款产品2006年4月公测,2007年便成为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玩家超百万的网游。

仅凭这一款产品,巨人网络2007年底在纽交所上市,成为当时在美股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。

之后,史玉柱集齐四大业务版图,保健品、银行投资、网游、保健酒,脑白金、黄金酒等产品凭借广告刷屏,史玉柱个人更是因民生银行在金融圈名声大噪。

2016年,巨人网络通过借壳世纪游轮,成功登陆A股市场,其个人的财富和声望达到顶点。

不过,史玉柱的野心不止于此,更宏大的资本野望,以巨人网络为中心,缓缓展开。

一方面,史玉柱计划用巨人网络吞掉Playtika。该游戏公司2010年成立于以色列,擅长并购整合,拥有核心技术壁垒。它们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改造游戏,大幅度提升并购方的收入和利润,可以形成流水线作业。

2021年,Playtika营业收入25.83亿美元,同比增长8.92%,扣非归母净利润3.08亿美元,同比增长234.96%——如果巨人网络并表Playtika,公司将成为中国仅次于腾讯和网易的第三大游戏公司,A股游戏老大。

另一方面,巨人网络自身不断多元化。特别是2017年收购互金车抵贷双寡头之一的投哪网,直接帮上市公司开辟了互联网金融业务。另外的投资项目还包括供应链金融蔷薇控股,互联网租房蘑菇公寓等。

史玉柱与周亚辉,两位初代游戏大佬,后期都是以投资为主要驱动力。就资本运作而言,巨人网络相比于昆仑万维,野心、实力和操盘能力看起来都更为强大。

然而,当周亚辉成功置出Grindr、收购Opera,个人和上市公司都盆满钵溢,史玉柱却是屡屡折戟。

投哪网暴雷,如果不是因为巨人网络跑得够快,上市公司和史玉柱必受牵连。

收购Playtika,更是一波多折。早在2016年,巨人网络刚借壳上市时,公司便对外宣布,与多家机构组成财团,竞购Playtika。

第一步很快完成,第二步却难如过天堑。从最早作价300多亿置入上市公司,到合作机构退出,上市公司联合史玉柱继续收购部分股权,再到后来史玉柱赠股给上市公司,只求并表。多次修改方案,数次问询,拉扯四五年,最终还是被拒之门外。

万般无奈,在巨额潜在债务的压力下,史玉柱还是决定放手。今年6月底,公司对外披露,巨人网络持股49%、巨人投资持股51%的巨堃网络,转让Playtika25.73%的股份,回收现金22.28亿美元。接盘方私募股权基金Joffre公司,将成为Playtika新的控股股东。

眼看着Playtika可望而不可及,巨人网络又看了上另一个现成标的,摩尔庄园、赛尔号和小花仙背后的淘米集团,去年下半年准备掏11亿元现金进行收购,最终也是失败收场。

为什么巨人网络一定要搞并购?因为,核心业务疲软、边缘业务拖累,公司业绩每况愈下。

2017年,公司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.07亿元、12.90亿元,去年分别为21.24亿元和9.95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.64亿元、4.99亿元,分别增长2.71%、-13.02%。

中国网游市场的奠基人之一,一度在A股游戏板块稳居头部的巨人网络,已经坠落到二线。

尽管有所衰落,但身处曾经遍地黄金的游戏行业,巨人网络每年仍然能获得相当丰厚的盈利,出售Playtika预计将回收大量现金。这些储备资金,除了回购,对冲二股东鼎晖减持的压力,相当一部分资源,还是会投入到主营业务中。

实际上,这些年巨人网络的研发支出相当高,占据了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一。但是,这些巨额的投入,并没有换来公司在产品层面的强势。

《光荣使命》高开低走,《球球大作战》叫好不叫座,《龙与世界边缘》有待验证,《征途》系列便成为全公司的希望。

除了超期服役的端游《征途》,公司以此为基础开发了一组系列产品,《征途》手游、《绿色征途》、《征途怀旧版》等等。公司在研的储备产品,仍然是围绕《征途》IP。

都快20年了,巨人网络还是只有《征途》吗?主流游戏公司们,从来都不会只有一个产品或IP。况且,《征途》主打的国战MMORPG,并不是当下最有价值的游戏类型。

然而,面对巨人网络因资本野心而失去的这7年,史玉柱恐怕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。